IMG_6427.JPG

上次回大陸拜訪親戚是2008年,一眨眼十年了,十年的距離也是物是人非了,曾經矮自己兩顆頭的表弟已經長得比我還高了,又高又帥的。

在香港十分疼我的表哥,過去都是仰望他高大的身影,如今與他差不多高,彼此並肩並坐的。

記憶這玩意也十分有趣,回想兩年前讀的關於大腦的一本書,裡面記載到人的記憶是重新建構的,沒有錯,我對於過去在這塊土地與人事物發生的互動感到陌生,但卻因為某個地點、某個時間、某個事件而留下深刻的印象,雖徒留印象,但記憶的拼圖卻隨著我持續追溯而趨於完整,僅僅是趨於完整而已,與現實仍有一大差距,而這個記憶或許也只是我對於現在或是過去的想像與期待而已。表弟長高了,我都記不起來他的模樣,對於他過去的長相也毫無印象,卻隨著這幾天相處下來,逐漸「想起」他過去的模樣,但這個過去的模樣,也是我根據他現在的特徵刻畫出來的,也未必是他的真實樣貌。我們說大腦會快速處理重要的事物,而再次去想的過程,他才會產生一個意義吧,而我這趟尋根的過程,給予了自己前所未有的觀點與意義,便使得這份拜訪變得更加緩慢、輕、美....

IMG_6424.JPG

第一次搭這個海南航空公司(Hainan Airlines 簡稱:NHK)的飛機,以往都在廣東深圳寶安國際機場搭公交去河源,但是不揍巧地,訂定出發當日,以往航班較多飛往深圳機場的,只有一個航班,加上搭往河源的公車班次很少,陰錯陽差下便決定搭海南航空的航班,飛往廣州白雲國際機場,搭公交往河源所耗的時間也差不多,不同的是公車一個小時一班,相較之下是方便了許多,我跟母親都是第一次搭海南航空的班機,一踏出廣東白雲機場門口,便一陣熱氣襲來,廣東的天氣太乾了!

IMG_6429.JPG

搭上公車後,人數只有9個人,以為要包車的,才發現我們走到白雲機場的A出口,公車還會開往B出口,彼時又有一些人上車,是還是不多就是了。為了迎合人口的需求吧,巴士的座位爆多,最多的那一種,所以也很窄,再加上沒有空調,車程兩個半小時,很不舒服。前一天為了把一些,我自發性接的案子處理完,熬了夜,因為我知道一到中國那邊,一定又是斷訊的日子。

雖然是熬了夜,但是車程的時間大多用來休息,所以也還好,到了那邊,來到爸媽剛結婚買的房子,當時我媽還沒拿到身份證,每半年就得回來住半年,現在由外婆住,到河源時差不多晚上九點,一進到屋子裡,見到洗完澡,批頭散髮的外婆,頓時覺得她老人家真的老了,外婆看到我馬上喜上眉梢的,也是好幾年沒回去過了。

  

IMG_7737.jpg

每次出門旅行,我都做好了熬夜的準備,因為我認床。睡了兩個小時我就起來了。住的是大舅舅的房子,有記憶以來,拜訪河緣時總是借住在這。我到客廳打發時間,發現舅舅的房子其實蠻美的,風景不錯,不過我馬上感到沒有上facebookinstagramLine的痛苦了,無事可做,也不敢打開電視怕吵到家人,便只好硬生生的躺回去想事情。這次旅行我做得最多的事情,大概就是放空、思考、睡覺了,只不過因為每天都失眠,只睡兩、三個小時,只好都在白天補眠。好在今天的行程是去鄉下老家,沒多久大家都醒了,七早八早的要準備去鄉下。

昨晚奔波了一天,也是累壞了,舅舅燒了很多好菜很好吃,每一道都很重口味,有一道東坡肉,是在裡面放入片片芋頭,味道很特別,親戚們每一吃飯,都說這一道是這裡的特色菜,也難怪我媽那麼愛吃芋頭了,嚐起來真的是不錯。不過今天吃了就開始覺得膩了,不只是大舅舅的菜而已,而是所有親戚朋友做的料理。

 

好久沒回來拜訪親戚,一到這當然是開始跟各種記得的、不記得親戚見面,還有很多新的親戚,我媽的大姐都當奶奶了,添了很多孫子我都沒見過,不過回來最好的事情,大概莫過是收到一堆紅包吧,在這裡紅包好像是見面禮,完全不認識的沒有血緣的人看到你(親戚的鄰居朋友),還是會給你紅包,我在台灣到沒有這樣,讓我覺得很奇特。

IMG_7717.jpg

越過半個河源,迎接的是這搖著尾巴的小傢伙。

高速公路旁的蜿蜒小路上山,狹窄的路只容得下一台轎車,路不是鋪的,而是來往的過客踩出來的,終於到了媽媽的家鄉,家裡在這有兩塊地,一塊老房,太舊了還沒重建,另一棟房被大舅改建了,十分漂亮,改建時來了條小犬,趕都趕不走,大舅看他很可愛,就有一搭沒一搭的照料起來,與表姐表弟到那,你起逗弄那犬兒,要取什麼名字,最後竟決定叫汪汪。

IMG_7774.jpg

祠堂口滿是爆竹的殘骸。

IMG_7775.jpg

沿路上都是這樣的殘骸,不禁讓人擔憂起環境問題。

人家都說入境隨俗吧,我回媽媽老鄉,又是大過年的,便跟著他們到村裡的褫堂拜拜,拜拜的順序也跟台灣不太一樣,大陸人特別愛放鞭炮,在一路上路過人家門前,那紅色的殘骸便知道,而拜拜完也要放爆竹,拜拜前要準備酒與茶,敬完神祇要撒酒水敬天地,不過我開口問這其中有什麼意義,大部分的人也說不太出來,這種習俗看來是沒有完整地從精神傳下來,而是循規到佢地模仿而已。

IMG_7748.jpg

小屁孩在燒塑膠袋孩童在觀察塑膠袋PC燃燒的現象

 

IMG_7761.jpg

當地村落的祠堂沒有一般廟宇的龍柱、石獅、插角等設計。

IMG_7757.jpg

舅舅自行弄了雞的裝飾,一排的杯子有茶也有酒。

IMG_7788.jpg

當初來大陸的時候年紀真的太小了,有一大半親戚完全沒有印象,但是他們都還記得我,對我如故,我也是盛情難卻,來到大陸最煩的地方,大概就只有他們難以理解的熱情與殷勤吧。有時候被這樣的熱情弄得尷尬,我又太羞赧了,總覺得對他們的熱情感到不好意思,他們則覺得我太拘謹了,常常怪在嘴邊的謝謝,常得來一句不用謝,「應該的,都是家人」

家人,我想這種家庭關係與觀念,又再一次了影響改變自己。

母親的舊宅如今已經荒廢,看著媽媽過去住得房,小小的房舍,就還是要在花板分個小閣樓,讓大舅睡,外婆懷有7個孩子,這麼小的房卻要容納那麼多人,聽著媽媽說著當初大舅有多調皮,偷吃花生,害外婆沒有種子可以種植。現在踏出去,看著房子周圍,都是外婆的痕跡,後面高大的香蕉樹是外婆種的,週遭的田都是外婆外公一手經營的。

過去的農村生活現在人想起來是一種貧窮吧,得付出勞力,但對當時的他們來說,哪裡懂得貧窮二字啊,腳踏實地的生活著而已。

IMG_7727.JPG

IMG_7728.JPG

IMG_7733.jpg

IMG_7874.jpg

花了一天半看完了買了放很久的蜘蛛網的女孩,看得意猶未竟,便很快意識到,我低估了自己閱讀的能力,不過也是想說,難得回來就多出去看看,多帶一本書也非常影響了我的行程,河源真的沒什麼,但是我跟這個城市又熟悉又陌生,便有很多地方可以去了解,從對他們百般無聊的街道,對我來說都是一場冒險的開始。

IMG_7722.jpg

母親老鄉的巷弄。

IMG_7793.jpg

爲祖上斟茶是拜拜的一個儀式。

來到河源,我就是讓彆扭的自己盡量跟別人講話,想知道他們的想法與觀點,得到的答案各不同,但無論答案是什麼,在深知他們成長背景的我,都能夠理解這個答案的根源。我覺得河源這個偏鄉下的地方,人們沒有什麼物欲,想法直線,也都奉公守法,蠻單純的,跟他們相處在一起沒什麼壓力,挺自在的。

 

在這裡處處被照顧,不知為什麼我好像是大家心中的寶貝一樣被觀察被照顧,看到我就是一直叫我吃東西,我覺得這可能是中國人的習性,關心那個人,就是叫他吃東西,也難怪我被養得那麼胖了,我也觀察這裡普遍有女朋友的都是胖的,又應該說是,每個表姐的丈夫都是胖胖的,有肉,這樣壯壯的,普遍的河源人才喜歡,覺得有擔當能保護一個家。

IMG_7825.jpg

萬綠湖的光景。

媽媽與一同長大的好朋友見面帶上我,我覺得很奇怪,見好朋友帶我幹什麼,進到大家,十分華麗,聽他們聊起從前,原來媽媽小時候住老家那,來到都市讀書,有時弄得太晚沒車回去,變借住在這個好朋友的家裡,到了茶餐廳,才知道,我們兩家根本是慶家,媽媽大姐的丈夫的姊姊,是我媽好朋友的媽媽,關係很單純也很不單純,挺複雜的,不過到有一種好朋友的家裡人結為連理的感覺,從很好很好的友情進展的親情,感覺也是挺浪漫的。

​​​​​​​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hemis4172 的頭像
Themis4172

晉下是日,不負責任的影評。

Themis417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